|人民币升值或推涨大宗商品 压低美国国债|债市研究

详情

人民币升值或推涨大宗商品 压低美国国债

2014-03-22

中国2005年允许人民币升值的时机出乎投资者意料,在金融市场掀起了波澜。

  而现在,人民币汇率重估却在普遍预期之中。那么,等人民币走强的时候,市场会不会什么反应都没有?

  不一定。从2005年的经验来看,人民币升值可能会提振其他亚洲货币,抬高大宗商品价格,并打压美国国债。侧重于国内的中资公司股票有可能上涨。由于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经济中一支更大的力量,对大宗商品需求旺盛,在出口市场占据主导,这次人民币如果升值,其市场影响可能会更大。

  虽然市场已经因为预期政策变化而出现了一些变动,比如油价上涨,亚洲各国货币也在升值,但一些分析人士相信,人民币汇率重估的幅度可能受到了低估,这样,当政策真正变化的时候,市场反应还是有可能比预料的更大。

  几个月来,外汇市场一直预期今年人民币升值3%多一点,美元兑人民币将从6.80跌至6.60上下。从2005年7月开始,中国允许人民币渐进升值,升值幅度达到21%;2008年的金融危机迫使它中止这一升值过程,将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固定在6.80一直到现在。

  但摩根士丹利 (Morgan Stanley)的分析师相信,中国有可能在2010年分几步允许人民币升值4%到5%,到2011年年底,美元兑人民币将跌至6.17。巴克莱资本(Barclays Capital)的分析师也预计今年人民币将渐进升值5%。

  到目前为止,市场的预期是中国将采取渐进措施。基金公司Matthews Asia Funds投资经理Richard Gao表示,市场对人民币适度走高的预期已经存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

  如果人民币超预期地大幅升值,则有可能被视为中国大力抑制经济增长之举,从而导致资金撤离新兴市场股票和大宗商品等高风险资产。

  研究公司Strategas Research Partners策略师博恩萨克(Nicholas Bohnsack)表示,如果到时候中国允许人民币对美元自由浮动,那就巅覆了所有的分析。但他说,这种可能性是极低的。

  而如果中国决定不对汇率政策做出任何改变,那么所有预期都会落空。

  汇丰银行(HSBC)外汇策略师建议客户以相对低的仓位下注于美元兑人民币维持不变,从而对冲中国不改变政策的风险。汇丰的观点是,中国采取行动的时机就在本季度。如果等着不动,下半年将有各种剑拔弩张的国际会议召开,美国将举行中期选举,在这种环境下,中国在政治上将很难以并未屈从于外界压力的观感改变汇率政策。而今年晚些时候的通胀形势有可能缓和,这种情况或许也会降低允许人民币升值的政策理由。

  亚洲各国最有可能从人民币升值中获益,其货币已经因人民币升值预期而走强,并且还有可能进一步走强。今年以来,美元已对马来西亚林吉特下跌6.8%,对韩圆下跌4.8%,对受到严格管理的新台币下跌1.7%。上周三,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将新加坡元的目标波动区间上调约1.3%,并表示将允许新加坡元渐进升值。

  过去一年来,亚洲各国政府一直在尽力避免本国货币升值,以便保持对中国的竞争力。管理汇率意味着大量出售本国货币、买进美元。

  摩根士丹利全球外汇战略负责人之一德罗索斯(Sophia Drossos)说,如果人民币升值,韩国、台湾和马来西亚的货币都属于最有可能获得提振的货币之列。

  德罗索斯说,如果中国允许人民币升值,那么其他与中国有着强大贸易或竞争关系的亚洲国家将对升值本国货币更加安心。

  德罗索斯说,欧元的风险最大。在通过外汇市场干预手段买进美元之后,各国央行出售部分美元、买进欧元,进而将外汇投资分散化。干预的减少可能会导致对欧元的需求减少。澳大利亚元等大宗商品相关货币也有可能受到冲击。

  摩根大通私人银行(J.P. Morgan Private Bank)建议投资者买进世界银行的债券来押宝一些货币。世界银行已经发行了以韩圆、新加坡元等货币计价的债券。摩根大通私人银行全球外汇及大宗商品业务负责人帕特森(Rebecca Patterson)说,如果在拥有世界银行保护的同时货币走强,投资者将能获利。

  随着中国等亚洲国家政府手上的美元减少、购买的美国国债减少,外汇市场的影响可能会波及美国国债。金融服务公司Janney Capital Markets固定收益策略师勒巴斯(Guy LeBas)说,对中国需求减少的担心可能会导致短期的抛售。

  2005年7月人民币升值后的14天里,10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从4.17%升到了 4.41%。据美国财政部数据,当年8月到12月底,中国购买美国国债的净值从此前七个月平均每月105亿美元减少到了27亿美元。

  贝莱德(BlackRock Inc.)负责固定收益的副董事长菲舍尔(Peter Fisher)说,尽管关注的焦点将很快集中到美国国债上,但如果这是一个渐进的缓慢升值过程,经常项目和贸易流基本保持不变的话(我是这样预计的),这可能只是一个暂时的问题。

  在股市方面,中国上一次开始允许人民币升值的时候,帮助引发了亚洲的大规模牛市。在2005年7月至2007年10月间,恒生中国企业指数涨了319%。

  ING投资管理公司(ING Investment Management)驻香港基金经理Oscar Leung说,至少有一部分将从人民币升值中获利的交易已经帮助提振了亚洲股市。

  鉴于中国航空公司的债务往往以美元计,而收益以人民币计,这些公司的股价最近上涨。由于企业用美元买进美国的废纸,然后在中国加工并销售,换取人民币,造纸业股价也上涨。

  那些土地由外债提供资金的房地产开发商也可能会看到股价上涨。

  在Matthews Asia Funds,Richard Gao开始避开那些会因人民币升值而受到冲击的出口商,比如玩具和鞋类制造商,转而倾向于那些有望从内需扩大中获益的中国企业,比如电信企业和金融公司。

  很多人预计,人民币升值会像2005年时一样提振大宗商品价格。2005年,在人民币升值的消息传出之后的一个月中,原油价格上涨了近15%。

  如果人民币升值,那些在中国已经有很高需求的进口原材料──比如原油和铜──将变得更加便宜。这可能会刺激中国企业有更多的需求。

Tom Lauricella, Alex Frangos and Mark Gongloff